1. Sketch UI设计网——产品UI设计学习交流平台首页
  2. 经验
  3. 产品思维

Vlog红利之下:独立创作者的抉择

Vlog红利之下:独立创作者的抉择

进入短视频下半场,生根于YouTube的Vlog开始渐入大众视线,于是,各方争相入局,等待收割新一波红利。红利之下,却是一场关于平台、MCN、创作者三方的博弈战,舶来品Vlog能在中国成长为一个新风口吗?在巨头围猎下,独立创作者又该如何抉择?

一、独立Vlogger:Julie和老白

“那剩下最后,我们就收一箱日常用的呗。电饭锅你带不带?咖啡机你带不带?那你的加湿器要不要?”这是Julie和老白拍摄的Vlog特辑《30天环游美国》第一集里面的场景,Julie和老白是来自美国加州的一对小夫妻,他们用Vlog记录了30天来开房车自驾环游美国的旅行经历,并且向大家分享了在一辆车上生活一个月他们都带了什么,以及在路途中什么真的有用、什么真的没用,从而告诉大家在自驾旅行时有什么东西是真的需要带出门的。

在这场30自驾环游美国的旅行中,他们总共经过25个州,途经沙漠、森林、平原、湖泊、海洋、高原等地形,经历从25摄氏度到零下33摄氏度的温差。去到了从伊利诺伊州芝加哥一路横穿到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圣塔莫妮卡全长3939公里的66号公路,随着北上纬度的升高,气温也开始骤降,还经历了房车被冻住以及在零下33摄氏度低温下生活的一天。

在Julie和老白做的公众号老白频道中,他们的原创Vlog已经更新到了119集。“因为我们长期生活在美国,所以大部分Vlog都是在美国拍的。中间回国了一个月,50多集那些是在国内的拍的。”Julie和老白是从2018年情人节开始正式拍Vlog,最开始是拍的便是30天环游美国特辑,记录的是一次跨越美国的旅行。起因是因为老白突然有一天想记录下自己出去旅行的经历,Julie也觉得很有意义,于是就被忽悠去环游美国拍片了。

“其实大部分Vlog都是后来才找到节奏的,从之前环游美国拍摄的Vlog就可以看出跟现在的Vlog相比区别还是挺大的。”Julie表示,在此之前,他们并没有相关的拍摄和剪辑视频的经验,所以开始的半年比较艰难,更新也很慢差不多一周才出一集。但还是要硬着头皮上,一边拍摄一边学剪辑,出品恶心也要出,慢慢地就好了很多。

在最新一期的Vlog中,Julie讲述了她被美国高等法院抽中加入陪审团,参与了整个陪审过程的奇葩经历。在Vlog中Julie用第一人称叙事的方式讲述了案件从发生到审判最后到定罪的整个过程,这起案件的特殊性加上Julie丰富的表情和生动活泼的叙事方式让这一集Vlog显得趣味十足。

当Julie发布了这期Vlog才知道原来陪审团的话题在国内很少人知道,包括自己在去之前也不知道,所以在发布后很多人觉得很新颖也很神秘。

同时这期Vlog也给很多人普及了陪审团相关的法律知识,Julie也觉得这次陪审团经历很特别,让她明白了法律的意义,即法律不是你的意见,只有黑白。理和情是有很大区别的,你觉得这个人有没有错和他有没有犯法并没有直接关系。所以,有错的人不一定犯法,犯法的人不一定有错,错更像是一个情感的标准,而法是一个理性的定律,需要证据,需要动机。

Vlog以法官最后所说的话结尾:“sometimes fair isn’t about satisfaction, life is unfair, we can only try our best to be fair, whatever that might be. ”(公平并不能保证大家都满意,生活不公平,我们只能以事论事,努力得到最公平的结局。)

二、真实性和表演性的边界

谈及为何要拍摄关于陪审团的Vlog,Julie表示他们的Vlog都是跟着生活走,生活里发生了什么就会拍什么。

“我们一般对拍摄没什么规划,除非是一些有计划性的旅行,或者跟小伙伴的活动聚会之类的。但对其中发生的故事也没有什么规划,因为无论是在活动还是旅途中,具体要发生什么,我们其实也不能完全预料到。”而且由于他俩本身也没有表演天赋,演的话就会很尬,所以只能顺其自然,跟着感觉走。Julie还笑称道,“我现在拿起相机的速度和判断这一段内容精不精彩的能力真的是厉害到飞起。”

“我把Vlog看作是一种还原真实生活但又高于生活的艺术。”对于目前Vlog中关于真实性和表演性的争议,Julie也有自己的见解。

“我觉得Vlog中适当的表演是可以的,比如拍摄开箱视频,其实你一个人在家的话是不会哇的一声很惊喜且开心地喊出来的,但如果是面对镜头你就会不自觉地放大情感,表现得更夸张,所以即使有表演的成分,但Vlog中流露出来的情感是真实的,你是真的兴奋、真的开心。”Julie认为,Vlog虽然是记录真实生活,但也是一种载体,就像文字、图片一样,只不过Vlog将故事从文字、图片上搬到了屏幕上。但无论哪种载体,都需要通过各种方式润色来呈现一个完整的故事,从而更好地表达创作者的想法。

在Julie看来,Vlog如果刻意要强调表演性那一定免不了制造噱头。“我不会把我介意的东西为了剥夺眼球放上去,包括我们Vlog里的小伙伴,我觉得这是对大家和对自己的尊重。镜头在我手中,如何剪片也由我决定,这是一个选择问题。”

除此之外,Julie认为拍摄Vlog对他们的生活并没有造成太大的影响。因为他们的生活其实还有很大一部分没有曝光,Vlog只有几分钟,再长也就十几分钟,但一天毕竟有24个小时,短短几分钟的Vlog不能涵盖他们全部的生活。

“Vlog在记录生活的同时也帮助我们再现生活。”Julie说。

“这一年拍Vlog留下了非常多的回忆,在Vlog里可以直接看到去年这个时候的画面,那种感觉真的很棒。”Julie喜欢拍摄Vlog,因为记录会让生活非常有根据,自己和谁去了哪里做了什么全部有根有据。在最近更新的一集关于老白去巴菲特大会的Vlog里,去年也是同样的场景、同样的人,还能再跟同样的人走同样的路,她觉得再过几年那种亲切的感觉会更强烈。

三、小众Vlog难起大势

如今,Vlog已成为人们观察、体验、记录世界的一种流行创作方式。并且, Vlog在2019年已成为全视频行业的关注热点。

作为国内Vlog兴起并发扬的源头社区,B站向来对Vlog的热情有增无减。

5月31日,哔哩哔哩(B 站)宣布上线“Vlog星计划”,将从流量扶持、现金激励、账号认证、活动支持、深度合作和平台招商六大资源将对Vlog领域内容进行扶持,扶持计划包含全年500亿次站内的流量曝光,每月100万专项Vlog奖金支持,每月1亿专项活动站内曝光量支持等。对于创作者,B站还上线了“Vlog领域优秀UP主”认证系统。

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B站就持续对Vlog和其创作者给予扶持和激励。开展了“ 30天Vlog 挑战”、 “Be A Vlogger”、“理想生活Vlog 大赏”等一系列活动。

而在更早些时候,抖音就称将投入10亿流量扶持Vlog,并正式面向全平台用户开放1分钟视频权限。

在产品层面,抖音将原来15s的短视频时长限制,升级为全平台用户均可发送1分钟视频,并在抖音站内发起Vlog相关主题活动。

同时从4月25日起,用户拍摄或上传时长大于30s的原创Vlog视频,加上相应话题标签,即可参与“Vlog十亿流量扶持计划”。抖音将针对优秀作品和创作者,给予流量扶持、抖音Vlogger认证等奖励。

当前中国短视频行业市场头部平台逐渐凸显,优质内容势必成为各大平台支撑用户红利,进一步提高用户粘性的稀缺资源。所以也就有了各大平台纷纷用激励吸引创作者加入自己麾下的统一动作,但在巨头围猎中,Vlog依旧没有大范围起势。

究其原因,还在于“小众”一直以来都是Vlog在中国市场的一大标签,即参与人数少,内容门槛高。

从摄影师转行到拍摄Vlog的张易看来,想实现全民Vlog并不实际,至少在入门上就限制了很大一部分人。他觉得如果只是自己单纯想玩一玩,当做一种兴趣爱好是没问题的,但如果想很认真地去做并且做好的话,那门槛是很高的。

“高门槛主要体现在需要创作者持续不断地投入,这是一个很缓慢的过程。而且需要投入的时间和精力也不是所有人都愿意注入的,这也决定了Vlog必然小众吧。”张易认为,Vlog相对其他媒体类别要高很多,不仅要求剪辑能力,对讲故事的方式和镜头感同样有较高的要求。

四、优质内容:独立Vlogger手中的砝码

而作为舶来品,Vlog由部分Vlogger带入中国,先有内容,后有平台,导致其四处散落,还未形成聚合又遭到平台哄抢,至今没有得到良性发展。

“创作者会相对小众吧,但别人去看我觉得倒很有希望。”在Julie看来,目前Vlog面临的状况是是创作者小众,观众大众,而创作者小众的主要原因还在于变现困难。

“目前我们的变现方式有平台采购和品牌合作,主要是与品牌长期签约合作。我想要的是与品牌建立平等的关系,而不是他们投放的一个渠道。我们给品牌长期输出内容,同时品牌也将自己的东西融入我们的Vlog中,其实就是相互推广,互相都得到一定程度的曝光。”

Julie认为,创作者没法完全依靠平台,因为目前各大平台的红利是短期且有限的,广告收益也都是按比例分成,真正到创作者手里的收益很少,而且非常不稳定,随时都可能中断。

并且如果平台一旦买断内容,也就限制了创作者在其他渠道的投放,而独家平台实际上也并不能保证创作者的收入,这样的话决定权就掌握在了平台手中,万一平台倒了,创作者也就会跟着遭殃。

除了平台外,在平台与创作者中间的MCN也在虎视眈眈。

行业内某观察人士曾凡(化名)告诉记者,在中国市场,每个平台都想成为youtube那种垄断式的内容平台。而当下Vlog的火热让他们觉得机会来了。各大平台便使出浑身解数哄抢优质内容,但目前产生了一个较大的问题,就是平台的补贴被中间MCN抢走了,导致一个本身是补贴创作者创造新风口的事物,被人变成了倒卖创作者的新业务。

曾凡表示,“因为一些创作者的思维还是还是卡在流量=广告=钱里了,那些想借助平台获取流量的创作者由于接触不到平台,就会被中间的MCN截胡,一些MCN会低价收入创作者内容并高价卖给平台,因为平台给MCN的补贴很高,同时平台也需要MCN持续不断地投入内容。”

而MCN想毁掉一个创作者太容易了,一旦与MCN签约,就是一个无底洞,创作者只会变成一个生产内容的机器。

他还认为,“即使善意的MCN也无法保证创作者的未来,因为平台要的是内容,并且越多越好,一个小的MCN也有十几到几十个创作者不等,他们能够给平台贡献的内容量是一个独立创作者无法比拟的。并且通常MCN提供给平台的都是经过筛选出的优质内容,比起内容风格单一的独立创作者,平台更想要的是风格多样且持续不断的优质内容。”

“所以做一个独立的Vlogger很重要,而优质内容就是他们手中的砝码。”曾凡说。

文章来自互联网,转载请注明:https://www.sketchui.net/13842.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